河荷之鱼鱼

我有酒,你有故事吗?

【双赤】失物(7)

=====seven

再次见到本人格,显然是出乎他意料的事。自那句招呼打完了之后,他短暂的回了一声好久不见,两人就相对无话的站在那。

他直直的望进那双赤瞳里,微垂的眸子里混重的像血色的海,酝酿着一场风暴。

“没想到赤也会来这种活动。”倒是征十郎先开口了。

“啊,被人拖出来的。”他语气平静的应答,把这话说得就像真的是两个好久不见的人叙旧。

征十郎看了眼他身后的小东西,微笑:“你现在过得似乎不错。”

“还可以吧。”他也瞥了一眼小家伙,她正拉着他的衣角好奇的打量着对面的和他一模一样的少年。

“还可以吗……”征十郎的声音很轻,微笑很柔软,但是比任何人都熟悉他的赤却被这种语气带来了十分恐怖的预感。

 

“所以,赤就顺理成章的留在外面,

“逃避你的过去,逃避你所犯下的罪恶,

“逃避,那一次失败。

“真是懦弱啊,赤。”

 

赤司征十郎可以用最温和的语调,最简单的词汇,把你打入最寒冷的冰窖。

这不是他的能力,说的是征。

今天他也领教了。

 

他整个人顿时僵硬在当场,一动不能动。金色的瞳孔猛然痛苦的收缩。那时天帝之眼被破解时的恐惧和虚弱感一同席卷而上,就像无数条手臂,要把他拉入沉重的黑暗之中。

字字诛心,直戳人最软弱的角落,毫不留情。

 

征十郎看着对面人一下子失魂落魄,不能自拔的样子,压了压嘴角,神色变得凝重严肃。

这不是他的本意。但却也不违背他的本意。

在集市上看到那件白色斗篷,还有斗篷下的赤发少年,他最开始是惊喜的。

但是惊喜之后,被抛弃的失落、愤怒一下子冲上了头顶。

想要狠狠的伤害他,让对方也感受自己这几个月以来的空虚与落魄。

于是,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就对赤说出了那种恶毒的话。

 

很难受吧,可我这段时间就是日日夜夜承受着这种令人痛苦的失落感过来的。

而这一切,本该属于你,现在便奉还给你。

 

“你有什么资格指责阿赤!当初一声不吭把所有重负扔给别人,自己躲起来的胆小鬼!”幼嫩的愤怒的叫嚷声打破了僵硬,两人一怔,不约而同的看向底下的小家伙。

女孩接触到征十郎的眼神,似乎更加生气的跳脚,口里还不停地念叨:

“阿赤为你付出了多少你知道吗?”

“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世界上,一出生就被迫要背负本属于你的巨大的压力,还没有选择的权利。”

“一出生就从来都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,反而要在一群豺狼虎豹中寻找生存的机会,强硬的用力量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。”

“别人只看到了他的实力,他的霸道,谁又会去像这种生活要有多累!”

“其他人可以不知道,可你又做了什么!”

“自私的赋予人生命,在不堪重负的时候就把担子丢开。”

“而且还……还一直处心积虑的想要除掉阿赤!”

“你如愿了啊,而你刚才又说了什么话!”

“你到底把阿赤当作什么!让他这么,这么痛苦……”

 

“你这种家伙……嗷呜痛!好痛好痛……”女孩护着头上的包,痛得眼泪汪汪的蹲下去想打滚。

赤收回手,冷淡的瞥着刚刚被他赏了一记爆栗的女孩,他刚才可是一点没放水,结结实实的一击直敲脑袋。

“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。”

“你才是小孩子,我可是在为你说话……呜。”女孩拔高声音抗议,看到赤司杀人的眼神后乖乖噤声,委屈的看着他,跺了跺脚,跑走了。

 

赤看着女孩跑远的方向,皱了皱眉,还是放心不下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在外面。

他转头向征十郎的方向,想先道别。

征十郎听到刚才一番话就愣在那里,接触到赤的目光后才清醒过来回神。

他看着对面的自己,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出口,只是道:“她一个人我不放心,我先去送她回去。”

“好。”征十郎也知道今天两人是无法得到个所以然,刚才那个小女孩的话他也要好好的思考一下。

“那我先走了……”他转身欲追上去,也是借机逃跑。

“赤。”

赤看向拉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,又沿着手臂看回手的主人。“还有事?”

“我们约个时间。明天下午,我在洛山门口等你。”感受着手中温凉的触感,征十郎毫不闪躲的对上黄金瞳,说出自己的邀约。

“…好。”他们两个是要好好谈谈。

“我会等你。”

“……放手。太紧了。”

 

目送白色的身影走远,征十郎垂眸,凝视着自己的手心。

他需要好好思考一下,关于那番话,关于赤,关于自己,还有……

关于以后。

 
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河荷之鱼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