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荷之鱼鱼

我有酒,你有故事吗?

[EC AU]礼物 傻白甜(陶艺师Erik x 游客Charles)一发完

楠阿姨的锅:

首先感谢 @Hiraki_Z 大大做过的图,拿来做桌面每天都会看到。

傻白甜AU,不喜勿喷,我文笔渣逻辑思维差,只希望在AU里给他们一个温暖欢喜又俗套的故事。

陶艺师Erik x 游客Charles

无警告 分级Teen+




Charles Xavier在期末考试前刚刚结束了一场失败的恋情,寒假的时候他和妹妹Raven来到北部的海边小城。潮湿寒冷的气候让本来就一塌糊涂的心情愈发糟糕,Charles退出了妹妹列得满满当当的行程表,独自在清吧里枯坐一整天,或者是漫无目的地闲逛在街头巷尾。

走着走着,一家装修简单明亮的陶艺馆吸引了Charles的注意,没有刻意营造昏暗暧昧的效果,也没有矫揉造作地追求某种风格,灯光明亮却不刺眼地照射着展柜,DIY区是浅色系的木质条桌和长凳,看上去干净简洁,家具没有刻意做旧的效果却保持了木头原本的纹路,条凳整整齐齐地摆放着,桌子上是一些必备的工具。旁边还有三台拉胚机,脚踏板上前脚掌和脚后跟的位置有磨掉色的痕迹,但是被擦拭得非常干净。头顶没有用射灯,是冷色的节能灯,看得出店主非常细心。

Charles推开门,走进店里去,温度调得刚刚好,Charles四下环顾,发现一个挺拔的男人坐在吧台桌后面(他的侧脸可真好看啊,Charles心里默默想着),但是凳子却不是搭配的高脚凳,而是一把带扶手的椅子上,还有一个小碎花坐垫。Charles噗嗤笑出来,低下头朝着男人走去。

“您好。”查尔斯温温软软地开口说道。

男人闻声抬起头,面无表情地回答:“您好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?”他的眼睛礼节性地落在Charles的面颊上,却让Charles由内而外地燃烧起来。一定是因为穿着大衣还戴着围巾的缘故,Charles不由得咬了咬下唇,偷偷瞟了一眼男人白色衬衫胸前的名牌,上面写的事Erik Lehnsherr.

Charles克制着,眼睛笑得弯弯的:“我很喜欢您店里的陶器,可是没有看到标价,请问是可以出售的吗?”

男人明显愣了愣,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,声音依旧不平不仄:“今天是不出售的。”

Charles不明白为什么男人要说“今天”是不出售的,只是觉得提得很高的心一下子落到尘埃里去;Charles觉得有些委屈,感觉无论是之前失败的情感、还是这鬼地方的糟糕天气、甚至是眼前这家小店似乎都在忤逆自己的愿望、落空自己的期许。Charles的眼角垂着,细不可辨地咬了咬下唇,礼貌地道了谢谢,转过身向大门走去。

还没等走出两步,背后传来Erik低沉的声音:“不过我可以教你做自己的陶器,要试试看吗?”

Charles很喜欢听他说“要试试看吗”的声音,还有语气,温柔却澹泊,好像是一个深沉的承诺一样。Charles转过身,温柔地微笑着,没有转身:“现在可以开始吗?”

Erik从扶手凳上走下来,经过挂钩时取下两件工装服,走到拉胚机旁边等着Charles. 

“把大衣和围巾脱了,挂在那里就可以。”Erik说着。

Charles挂好了大衣和千鸟格围巾,穿着衬衣和毛衫走向Erik. Erik把一件工装服放在旁边的桌子上,低下头把另一件套在Charles的脖子上,又绕到Charles身后,把带子绑好。

Charles觉得脸上有些烧,愣神的功夫Erik已经很快把另外一件工装服穿在了自己身上。

Erik搬了两只小板凳来,一只递给Charles,一只放在Charles的对面,自己坐下来,手里拿着一块大小刚好的陶土。

Erik耐心地说着应该以怎样的频率踩动踏板,应该用什么样的手势塑造出不同样子的器身,应该用怎样的姿势和力道捏着顶端,做出不同的器口。说完一遍,Erik问道:“就是这样,要试试看吗?”

Charles只是看着Erik的手指变换着不同的姿势,暗藏着不同的力道,时而温柔时而凌烈地抚摸着瓶身,宛如深情的低语亦或是清冽的宣言。Charles不知道应该怎掩回答Erik,他不确定自己现在可以开始了,但是他实在不好意思告诉Erik自己走神了。

Erik的语调没有什么变化,仍然温柔低沉地说着:“没关系,我再来一遍。”说着,就要重新踩动拉胚机。

Charles伸出手按在Erik的右手上,覆盖着陶土的表面有些凉凉的;Charles像是触电一样不好意思地抽回来:“没事,可以开始了。”

Erik似乎有细微的微笑;又或者只是眼睛在笑。Charles看不清楚,但是他很喜欢Erik低低说话的声音,像沉睡的狮子一样。

Charles悄悄深呼吸一次,觉得一块陶土在Erik的手中如此服帖,他也一样可以。但当他自己真的踩动踏板的时候,粘了满手的粘土,虽然一块陶土也变成了中空的罐子,可根本不是Charles想象中的样子。Charles不禁轻轻笑起来,他的斗志完全被激发起来了,他舔了舔下唇,冷静地要求再来。

但Erik却拒绝了,他神色自如,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对Charles说:“你介意明天再来吗?今天要打烊了。”

Charles腹诽着今天真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啊,不单单不卖展品,还要这么早打烊;可还是礼貌地说着:“好的,没问题,我明天再来。”Charles心里不断对自己说,这只是一个身材好到爆的陶艺师而已,这个移动荷尔蒙发射器在跟前任谁都会呼吸艰难的,明天谁还要来,睡一觉就会忘了。

Charles洗了手,拿过大衣套在身上,正低头扣着扣子,面前一暗,千鸟格围巾被搭在脖子上。

是Erik,他的手还拿着围巾的下摆,神色如常毫不尴尬地看着Charles,似乎有些犹豫着要不要帮他系好围巾。Charles有些脸红,有些赌气似的抬起头看着Erik灰绿色的眼睛。Erik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,递给Charles.

“我叫Erik Lehnsherr.”

Charles心里挤兑他:“早就知道了。”却只说了谢谢、报上了名字,挥了挥名片装进口袋里离开店面。

“围巾。”

Erik的似乎有些憋着笑,Charles没理他,赶紧系好围巾离开了店面。

晚上躺在床上,Charles不禁回想着下午的事情,想着明天绝对不要去那家陶艺店了。闭上眼睛,满脑子都是Erik英俊、没有表情的脸庞,和似乎淡淡笑着的眼睛。


---------我是一夜没睡好的分割线-------


Erik Lehnsherr已经空窗了两年,这一天又是无比平常的一天,他的合伙人、经营负责人Emma去和未婚夫选婚纱,提前离开了店里,Erik只有自己坐在Emma平常坐的那张布艺扶手椅上,构思着新一季的陶艺作品。平常的销售和营销工作都是由Emma负责的,不需要标价Emma能够清楚地记得每一件的标价——当然了,遇上那些装逼的冤大头,价格也会直接被Emma提高很多;Erik只负责陶器的制作,他最喜欢的部分。

但他没想到,那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会走进来,会用好听的声音问他展品卖不卖。

Erik想卖给他,他比任何时候都想做成一桩买卖,甚至想凭空捏造一个会员卡制度来得到他的电话号码和邮箱,最好还有脸书还是什么的?但是该死的,他根本不知道这些陶器该卖多少钱,他不知道市场价是多少,如果要价太过会显得他是个黑心商贩,太低又显得可疑——于是Erik索性直说了:今天不卖。

但他不想让那只小仓鼠垂着眼角离开店里,他马上想到自己可以教他自制陶器。Erik努力压制着脑子里不由自主冒出来的旖旎却温暖的幻想,比如把小个子男人圈在自己怀里,呼吸着他头发上的味道…

当他的手搭在Erik的手背上时,Erik整个人都不好了,他害怕自己这样下去真的会吓到他,镇定下来有些仓惶地说着要打烊了。

在清晨阳光中醒来的Erik开始不由自主地回忆着昨天的偶遇,Erik只知道也许那个男人会回来,只是也许,但是即使来了,他该怎么做?

Erik犹豫着拨通了Emma的电话,听着对方慵懒不耐烦的声音,Erik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格外认真地说道:“听着Emma,我知道现在把你吵醒很抱歉,但是我是认真的——”

“你是在我选好婚纱以后发现其实你内心爱的是我吗?Erik我会好好考虑的。”

Erik直接无视了Emma的玩笑,反正等下她的未婚夫会收拾她:“昨天下午你不在的时候,店里来了一个男人——”Erik深吸一口气,“我想,我可能爱上他了?”

“什么?Erik Lehnsherr你都三十了还玩儿一见钟情?你是怀春少女吗?”

“Emma听着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我赶走了他。”

“Oh fuck, 你做了什么!”Emma虽然很多时候没正形,但是作为合伙人、朋友,她还是很关心Erik的。

“我担心我…嗯总之是害怕没人我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,我让他今天再来。”

“今天你就不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吗?”

Erik扶着额头:“Emma,重点是我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再来了。”

电话这边的Emma已经完全醒了,理了理思路沉静地问道:“他跟你说话的时候什么反应?”

“有点脸红,不过可能是暖气开得太大了。”Erik的声音有些懊悔,早知道就把店里温度调低一点了。

“你就什么都没做?”

“…我帮他系了围巾…”

Emma脑补了一下Erik一脸认真又深情地低下头系围巾的样子,觉得画面有些高能。

“Erik你真狠啊…”

Erik不知道Emma为什么这么说,只是觉得头痛的更厉害了:“Emma别开玩笑了,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“Erik Lehnsherr,你现在赶紧给我洗脸刷牙,穿精神一点,头发好好整理一下,你可不想你的小可爱在寒风里冻得小脸发红站在店门口等你吧?还是你想给他暖手?”

Erik想像了一下Charles冻得脸红红的样子,呼吸还带出水汽,觉得胸腔里扑通扑通的。

“等等Emma,你是说他还回来?”

“我敢打赌他回来,到时候你要赶快放大招,快去收拾吧。”

Erik刚洗漱完,解锁震动的手机就看到Emma的短讯:

千万不要穿紫色高领毛衣^_^


---------我是Emma挑选白色大衣的分割线---------


Emma赶到店里,推开门就对上Erik Lehnsherr格外怨念的双眼,眼神像是小刀一下又一下地剜着Emma,没剜一下都有一声配音“他怎么还没来”。Emma翻了个白眼,没有理他。

万万没想到,送Emma来上班的Shaw大吼一声:“Erik Lehnsherr你给我注意点!”然后风风火火地摔门走了。Emma赶忙走上前想捏捏Erik的脸,“别生气啊。”

Erik死命躲着Emma伸来的手,Emma觉得越发好玩了,“给姐姐捏一下怎么了。”

谁知Erik根本不看他,有些惊恐有些欣喜地看着大门。Emma转过身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...

果真是个小可爱。

以上就是人称白皇后的Emma见到Charles Xavier之后唯一的想法了。

Emma看着Charles有些僵硬地走近Erik,有些尴尬地道了早安,有些不爽地看着Emma和收银台上多出来的马齿苋盆栽。

Emma也不忙着解释,笑着叉腰看着两个人。

Erik也有些不自然地重复着昨天给Charles穿工装服的动作,这让Emma有些咂舌。

Erik坐在Charles身后,长长的手臂圈住Charles,搭在转盘上,Emma有些期待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。

Erik的长腿贴在Charles腿两侧,控制恰好的速度踩着转盘踏板,拉胚机轻轻匀速转动起来,Emma有些惊讶这小子有些懂得使用自身优势了,Charles的脸有些红。

Erik贴在Charles右侧,贴在他的耳边慢慢说着拉胚的技巧,Charles的双手贴在陶土雏形上,Erik牵着Charles的手缓缓运动的,双手有意无意地覆着Charles的,Emma内心哭了一地,这小子终于、果然、还是开窍了啊!

Charles有些局促,回头看向Emma,噩梦惊醒一样地从Erik怀里抽身:“Erik既然你女朋友在这里还带了礼物来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Emma终于忍不住破功笑出来了,赶忙开口解释道:“我是他合伙人,马上要结婚的,小可爱我真后悔昨天你来的时候我不在,错过了你们两个天雷勾动地火真是可惜!”

Charles愣神地看着吧台桌上那盆马齿苋。

Erik从身后走来,用粘着陶土、粘粘的手牵起Charles的手,十指相扣贴在Charles腰际,双臂却好像环着他一样。

“那是送给你的礼物,Charles.”



END

番外不定


评论
热度 ( 94 )
  1. 河荷之鱼鱼给大舅梳辫子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河荷之鱼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