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荷之鱼鱼

我有酒,你有故事吗?

Story.

-MoZI-:

「Story.」

完全属于满足自己.
第一人称是我自己x
在街头遇到青年Charles的故事x
当然故事是他讲给我听xxx
大约就是Erik和Charles从大学相识现在在一起的故事吧x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「朋友,你为何不尝试着停下来倾听别人的故事呢?」

是个雨天,伦敦的雨真是说下就下,我撑着把黑伞快步走在街头,每一步都溅起水花。
我喜欢黑色,很喜欢,也是因为这个我在这座城市里更加显得渺小。
我觉得没有人会发现我会在意我,于是我继续快速走着,直到一个声音叫住了我。
我转过身,电话亭边站了一个男人,个子不算高,可是唇红齿白得漂亮。他的口音有些奇怪,作为一个亚洲人听起来有些费事,但是还是可以听得懂。
我听见男人叫我「朋友」,或许是他一种称呼人的方式吧,我这样想着,却才发现他后半句是要我听他的故事。
他没有撑伞,头发被雨水打湿,发梢上还挂着些许水珠,借着夜色发着些光。他像是早知道我会到似的,才从电话亭里出来便叫住了我。
为什么是我?因为我的亚洲面孔?我的黑色眼睛黑头发?
我愣了半天才反映过些什么走了两步上前给他撑了伞。
男人略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。
哦上帝他的眼睛真漂亮。
一大片蓝,就像海水一样。
“介意听听我的故事吗,我的小姐?”
男人眨了眨他好看的眼睛,我或许也知道了什么叫做不可抗拒,于是我点了点头,男人弯起唇角笑起来,从我手里接过了雨伞,一直带着我走到一家咖啡厅。
很温暖。
整个咖啡厅的色调都像是旧世纪的风格,男人朝着一进门柜台的另一个要高一些的男人笑了一下,走近了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高个子男人伸手拍了拍他然后在他额上落下一吻。
是恋人吗。
我这样轻叹着,他们看起来很幸福。
然后男人又转身回来,带我上了二楼靠窗的位置坐下。

“很高兴你能来听我的故事,my lady.”
男人抬手拨弄了有些凌乱的发丝接着说。
“我们可能很快就要离开这里,但我想让这座城市留下一点点属于我们的记忆,所以我想,找个人讲些故事吧。”
男人笑了起来。
“所以我找到了你,我很庆幸你居然同意了。”
男人的口音很好听,我也不自觉地笑起来。
“oh抱歉我忘了介绍我自己。”
男人突然好像有些愧疚的样子,很快又伸展开笑容。
“我叫Charles Xavier,刚刚楼下的那个男人叫Erik Lensherr.”
说到这儿男人好像更开心了,语气里甚至有些自豪。
“He's my love.”
果然呢。
我点了点头。
男人…哦不,Charles见我并没有什么过激地反应便继续讲了下去。
“我和Erik是大学时代的时候相遇的,在遇到他之前我也谈过几个女朋友,当然都是女孩来找我的。”
Charles轻声笑了。
“可是结局都是我没感觉,那时候我妹妹就直言跟我说,要我去找个男朋友试试。我当时生气地从沙发上跳起来跟她说不可能,我性取向绝对正常,可她只是耸了下肩转身走了。”
这时候刚刚那个叫Erik的男人拿了些啤酒给Charles,然后又转身问我喝些什么。
我要了杯红茶,Erik看了看我又嘱咐Charles少喝些便下了楼,不一会递了杯红茶上来。
Charles抿了口啤酒。
“后来我在图书馆碰到了Erik,他和我不是一个专业,却看上了同一本书。”
“然后呢?”
我捧起茶杯又放下,看着Charles,第一次主动开口问道。
“然后?然后他就仗着自己长得高拿走了那本书。”
我笑出了声,看着Charles一脸委屈的表情。
“后来我就很不服气啊,居然打听到了他的班去找他理论,谁知道他居然说没看到我?!”
Charles的音量都有些提高,但眼里还是盈着笑意。
“然后我们俩就认识了,见了面就吵,见了面就吵,直到有一天我在图书馆拿最高一层的书的时候从架子上摔了下来。”
说着Charles自己都笑出声。
“多高的架子啊,我就那么摔下来。谁知道Erik那时候刚好坐在离那不远的地方,第一个冲过来的就是他,一边骂着我笨一边把我背到了医务室,直到校医说没什么大事他那眉头才展开。”
“欸,他很担心你呢。”
Charles笑着摇摇头。
“后来我们俩的关系就慢慢好起来了,渐渐变得无话不谈,走哪儿都是我们两个。谁会不知道两个男生的感情到最后会走到那一步。”
Charles笑声里有些自嘲。
“那你们两个谁先告的白?”
我莫名来了兴趣,停下手里玩茶杯的动作。
“他。”
Charles突然很轻松地笑了。
“就像肥皂剧里一样,他把我拉到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用很青涩的吻技给了我最好的告白。”
“后来大学毕了业我们还是因为专业分开了,甚至不在一个国家,那时候真的很绝望,可谁知道几年后我们在伦敦又见面了呢。”
“于是我们住到了一起,我在大学里做教授他却反而愿意在这里开咖啡馆。不过过些日子我们就会去美国了,那里还有我家的宅子,所以我得回去。”
Charles说完,也喝尽了杯里最后的啤酒。
“非常感谢你能听完我的故事,并不算长但是有些枯燥无味。”
“如果不介意的话店里还有简餐,在这里吃过晚餐再走吧。”
Charles又绽开笑容,他真的很迷人,每一个动作都是。

在那之后的第二天,那家咖啡厅的店长就换了人,店长姑娘的笑容很甜,但我却觉得没有Charles开心时候的好看。
两个人就这样离开伦敦,他们把自己的记忆交给了我这个亚洲来的姑娘,我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承担,于是我把它写了下来。

或许你们都不会觉得故事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,我的文笔也烂到看不下去,但是这两个人的感情是永远抹不掉的吧。
希望他们幸福。
永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评论
热度 ( 9 )
  1. 河荷之鱼鱼星野アキラ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河荷之鱼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