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荷之鱼鱼

我有酒,你有故事吗?

【盾冬】《冰棺新娘》点梗文 一看就有病小心点进来

Winter Sakuya:

之前粉丝满500的时候开了个点梗楼,收获了好多丧心病狂但是PO主一直点赞的梗。答应写3篇,这是第一篇,还没完,预计两发完(别信

点梗的地址:http://sakuya1214.lofter.com/post/3f488f_18b8902

点梗人: @詹詹兽 

原梗:

詹詹兽:我想看------CE是个FBI卧底警探,打入东欧黑帮内部抢走大佬的童养媳384的故事。ABO


因为不会写警察背景,改成了盾冬,弱鸡大盾抢了别人挖出来的新娘什么的23333希望不要介意,如果不喜欢的话可以再点一个……





《冰棺新娘》

 

By:朔夜Sakuya

 

 

Steve Rogers在复仇者雇佣兵里一直是个特殊的存在。

 

很多人说他是因为他那个为了队伍牺牲的老爸,才侥幸被开了后门进了队。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人挤破了头才进入这个队伍,在他们看来,Steve Rogers无疑是太幸运了。

 

可是他今年已经25岁了,还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,又矮又瘦的样子,连小码的男装衬衫都填不满,走在复仇者雇佣兵里,就像一个未成年的打杂小弟。

 

Steve无数次提出他也想跟着大家一起上战场,可是每次都被首领Nick Fury驳回了,他炯炯有神的独眼每次都不容置疑地盯着Steve,说:“等你找到你命定的另一半再跟我说这话吧。”

 

不得不提的是这个城市里面有着不少以家族为荣的人家,这些家族会给他们的后代带来一些奇奇怪怪的力量,像平时总是只爱研究的Bruce Banner博士一发怒就会变成肌肉发达的绿大个,像Clint Barton有着家族传统的极其出色的射箭技巧等,这些人也是复仇者雇佣兵的主力。

 

而家族的副作用就是,如果想把这能力一代一代地遗传下去,就必须找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。他们都说,见到那个人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,但是具体会怎么样,大家追问的时候,他们都会脸发红,说总之到时候就肯定知道了。

 

Steve Rogers也曾经是一个家族的成员,当然,现在这家族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他的父母都在他刚出生不久的时候,在九头蛇黑帮一次偷袭中,为了保护其他的老弱妇孺而牺牲了。

 

而掉在雪堆里的Steve Rogers在一日一夜后才被发现,那时候他已经气息微弱小脸发紫,要不是那轻到快要听不见的两声哭啼,就真的要死在那里了。

 

到底是小时候坏了身体,Steve的身体从小就很差,各种病症层出不穷。但是他一直梦想着作为复仇者的一员,继承父母的遗志,把九头蛇一个不剩地驱逐出去。

 

然而Steve毕竟身体太差,连新兵的训练都完成得有心无力,有时候跑完几圈之后,他连站都站不起来,只能被他的同学Natasha拖回去,而且,那是个女同学。

 

还有一个问题是Steve已经25岁了,如果要找到命定之人的话,听说只能在28岁之前,如果超过这个岁数,就再也找不到了。

 

Steve倒不是很担心这个,他这身体,他自己都觉得很有可能活不过30岁。这不是他自己的武断猜测,而是Banner博士定期给他做身体检查时皱得越来越紧的眉头,还有Natasha近来对他太温柔了,简直就像个呵护孩子的妈妈一样,这一切都让Steve越发肯定自己的想法。

 

但是这一切都突然有了个转机。

 

有一次复仇者雇佣兵出任务回来,队员Tony Stark喝得醉醺醺的,不停给一直吃鸡腿的Thor Odinson吹嘘这一次听到的秘密消息。

 

Tony虽然已经醉了,但是还是一如既往地眉飞色舞,“Thor你知道吗?我听说九头蛇在冰山里挖出了个宝贝,好像是个药,吃了就能治百病,返老还童,反正很神奇!Alexander Pierce那老头儿正在筹办宴会呢!可能打算把这个药给吃了吧!”

 

Thor在专注地吃鸡腿不理他,复仇者的其他人也把这个像神话一般的故事当笑话,在场可能只有过来送吃的Steve真听进去了。

 

反正他都快要死了,去看看是怎么回事,或者试着在九头蛇里面搞破坏,也不枉复仇者二十五年来对他的栽培。

 

Steve当晚就回去收拾了东西,只带了看着像普通人防身用的小匕首就出门了。他一路往北走,往九头蛇发掘出宝藏的冰山进发,在途中他一直装成个小商人,也打听了不少消息,九头蛇确实在那个小冰山中挖到了什么,再过几天就要举行宴会了。

 

他加快了行走的速度,可是毕竟他身体太弱,骤然气温下降,衣着单薄的他终于体力不支,晕倒在雪地里。

 

 

 

 

有人在不断摇晃他,Steve睁开了迷茫的眼睛,就看到一个看起来未成年的少年端着个盘子站在他面前,“喂,我在雪地里把你捡回来的,你还好吧?”

 

Steve花了一点时间吃下了少年端来的粥,少年像个话唠一样一直喋喋不休,通过他的话,Steve才知道他已经幸运地进入了九头蛇即将举办宴会的庄园内部。这个少年住在这附近,因为九头蛇要办宴会大量需要人手,他就过来打打工。

 

少年看他吃下了一大碗粥才松了口气,嘟嘟囔囔道着Steve看着瘦怎么那么能吃,然后嘱咐Steve明天要早起跟他一起工作来偿还恩情。

 

而Steve只是笑着,内心早就盘算好等天一黑就出门去找那个宝藏。

 

好不容易等到晚上,唠叨的少年终于因为一天的工作累得睡了过去,Steve才轻手轻脚地爬起来,往外面走去。

 

Steve今天下午打听了一下,挖出来的宝藏不能离开冰冷的环境,所以还是安置在北边的院子那边,靠着冰山的一壁。

 

不过今天的Steve可不走运,一出门就遇到了Pierce很器重的Brock Rumlow,Steve虽然没见过他,但是好歹呆在队伍里面那么久了,一些标志性的人物还是知道的。

 

Rumlow带着巡查的人停在了Steve面前,狐疑地盯着这个面生的小子,本来想好好盘查一番,可是看这小子瘦弱到在这寒风中简直一吹就倒的样子,谁那么蠢会派这样的人来潜入呢?

 

难得好心的Rumlow还说了句,“小子,要是库房克扣你棉衣的话明天可以找我带你去领。”

 

完全不知道即将铸成大错的Rumlow自觉做了一件好事,感叹着自己实在是个好人,心情大好之后,带着守卫队风一般地跑去换班了,他已经等不及要喝两杯了。

 

在寒风中站了一会儿已经快不行的Steve目送着他们一走过那个拐角,就立刻拔腿奔向了北边的房子,可是一靠近,却发现门口果然守着重重的卫军。

 

就他这身体,实在没办法打倒这么多人。

 

Steve抬头看着院子后面的冰壁,把心一横,绕到房子后面,沿着冰壁往上爬。

 

冰壁实在是非常冷,刚刚爬上去,Steve的手已经冷到没有知觉了。虽然他很弱,但是他唯一的优点就是足够的坚持,他总觉得那个房子里有着他必须要看到的东西,他甚至感觉到,那里的东西会改变他一生。

 

冰壁不仅冷,而且又滑又刺,Steve一个不留意,手掌上便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,鲜血冒了出来,在冰冷的空气里,又很快凝结成冰。

 

Steve哈了一口气在手掌上搓了一下,小心翼翼地趴在了冰壁与房顶的连接处,他突然听到了下面有声音。

 

他悄悄扒开一小块砖,往下面偷看,房间内亮着灯,罩在冰一般的琉璃罩子里,在房间内屹立的冰壁上折射出一片迷离的光影。

 

一个白头发的老头像是很着迷地站在冰壁前,反复抚摸,“我明天就把你挖出来,然后我们一起,改变这个世界。”

 

Steve有些迷糊了,不是宝藏吗?怎么听着好像是个人?

 

即使Steve完全被冻僵了,他还是保持了安静,直到老头又说了一阵我们会君临这个新世界之类的胡话,才终于很满意地出去了。

 

Steve松了一口气,后果就是完全冻僵的他差点不小心摔下去,Steve急忙抓住了一块凸出的冰刺才稳住了身体,代价却是从手肘到手掌撕裂出一道又深又长的口子,大量的鲜血争先恐后地从伤口涌了出来,把冰壁染得一塌糊涂。

 

Steve很快就为这失血速度而头晕眼花,但是他还是搬开了房顶的几块砖,借着瘦小身体的便利,钻了下去。

 

当他脚踏到实地的时候,他已经快看不清眼前的东西了,只觉得视线所及都是一片朦胧的白光。

 

Steve从来不怕死,只是觉得他这样死得太窝囊了,他都没为复仇者雇佣兵做过什么贡献。

 

但是至少,他可以毁掉九头蛇最想得到的宝藏才死去。

 

Steve捂着伤口,可是鲜血依然从手指缝里流了出来,一滴一滴地在地面上,随着他的前进而留下了一道弯曲的小溪。

 

Steve借着朦胧的灯光走向刚才老头站着的冰壁前,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,就是一片光滑的冰壁,只是在这光线下,冰层下,好像隐隐约约有着什么东西。

 

Steve几乎站不住了,他喘了一口气,呼吸在冰冷的空气里像一道轻烟一般稍纵即逝,也像是他注定早逝的生命一般。Steve踉跄了一下,一下子扑在冰层上,满手的鲜血也涂在了冰壁上,简直像个杀人现场。

 

可是Steve还来不及嘲笑自己,就被接下来的动静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

刚刚还坚硬无比的冰壁好像吸收了他的鲜血一般,肉眼可见地慢慢汽化,凝聚成一大团烟雾,笼罩住了这个房间。

 

Steve不明所以,又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,只能挥舞着瘦弱的手臂试图驱赶这突如其来的烟雾。这烟雾来得快,散得也快,可是奇怪的是,Steve突然觉得精神变好了许多,刚才那种虚弱到眼前发黑的感觉已经没了。他抬起手一看,才发现自己手臂上撕裂的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好了!

 

如果不是衣服上的血迹和伤口上淡淡粉色已经治愈的伤疤,Steve几乎还以为刚才自己在做梦。

 

他抬头望向了冰壁——

 

云雾缭绕处,一道黑色的身影慢慢显现了出来。那是一个看着只有十五岁左右的少年,他静静地躺在冰层里一个长方形的空间里,就像一个为他打造的冰棺一般。

 

他的头发就像是黑夜一般漆黑,长到了肋下左右,作为一个男人来说确实很长,而且有点乱,看起来蓬松可爱。皮肤像是困住他的冰雪一般苍白,而显得他脸上的五官特别明显。

 

少年的睫毛很长,卷曲的睫毛在灯光之下,把一道灰色的阴影投在眼睛下方,远远看着就像黑眼圈似的。

 

而少年脸上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的嘴唇了。特别美丽的唇形,即使现在正陷入安睡之中,嘴角依然翘起了微微的弧度,嘴唇略微嘟起,像是一个正在索吻的可爱情人。他的嘴唇非常红,甚至在这冰雪之中也不显得干燥,而是湿湿的,好像在诱惑Steve上去给他一个吻似的。

 

Steve在看到这个少年的瞬间,心脏便狂跳了起来。这种不同寻常的心跳让Steve以为自己突然得了心脏病,这失速的心跳让他全身发抖,无法支撑地单膝跪在了地上,他仰起头看着冰棺里的美丽少年,突然觉得以往所有见过的好看的人,在少年面前都黯然失色。

 

想要抱着他,亲吻他,把他身上碍眼的黑色长袍撕下来!

 

光是这样想着,Steve竟然就觉得瘦弱的四肢在瞬间充满了不同以往的力量。

 

在那一瞬间,Steve突然明白了,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,遇到了命中注定之人时那种不容错认的特别感觉了。

 

他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光里,找到的,命定的冰棺新娘。

 

Steve站了起来,走到了少年面前,又单膝跪了下去,他牵住了少年的手,在那苍白冰冷的手背上印下了一个吻。

 

你好啊,我的新娘。





评论
热度 ( 192 )

© 河荷之鱼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